五赴湯泉不為泉

來源:     2020-08-06 16:22:36    

  乍看標題,定會有人説我傻!浦口湯泉最著名的就是温泉。此泉南宋時就已出名,明太祖朱元璋更御賜此泉為“香泉”。相傳某朝皇太子曾來此沐浴, 故民間亦稱此泉為“太子湯”,“湯泉”之名即緣於此。我不為温泉而五赴湯泉——豈不是傻?

  説來話長。退休後,我成了攝影“發燒友”, 因我年邁,故常與有車的攝友小劉搭伴而行。

  2014年4月2日,小劉要到江北去選購綠化苗木, 邀我同行。時近中午來到湯泉,站在九龍湖的堤壩上往東一看:湖水碧波盪漾,遠方的青山層次分明,湖畔右側的樓盤高高聳立,湖左邊的民居錯落有致—— 此處該出“大片”!

  當天拍的照片很不理想。臨近中午光線不好, 天空太空曠且無近景充填。如此美景拍不出好圖,豈能甘心?於是約定方便時去拍日出,用朝霞和旭日裝飾天空,豈不美哉?

  “發燒友”就是愛發燒。網上查得 4月 5日南京 5:49日出。我們 4點就出發了,哪知揚子江隧道到 5點才放行。待到九龍湖,已是日出三竿。沿着湖堤向南走,選了個最佳拍攝位,發現湖邊停着條小船, 我倆齊聲叫好!空曠的湖面上能有個打漁的船,那畫面就“活”啦!一打聽,船主人不在家。

  悻悻然離開九龍湖,沿着湖北側一路向東,便來到平坦自然村。漫步村中,忽見一中年婦女在塘邊洗菜——我立刻端起相機。“咔嚓”聲引起了她的注意,問我拍照幹啥?一聽口音我樂了!反問道:“你是淮陰哪裏人?”她一楞:“蔣集的。”我倆老家相距僅 6裏地——正宗的老鄉耶。她告訴我,那個船的主人姓張,是她老公的好朋友,啥時需要,打個招呼就行。

  告別老鄉已是飢腸轆轆。正要去湯泉街上吃早飯,車旁屋裏出來一箇中年男子。他姓丁,得知我們還沒吃早飯,立刻邀我們到他家吃個便飯。架不住他連拖帶拽,我們只好應了。熱騰騰的小米粥,香噴噴的韭菜盒子,自家醃的香椿頭,那叫一個美呀。

  趁熱打鐵。第二天繞道長江三橋,我們終於在黎明時分趕到九龍湖邊。無奈天公不作美,預報的多雲變成了陰天。沮喪的小劉在惠濟寺的銀杏樹下雙手合十,祈求菩薩保佑,讓我們下次再來能夠如願。

  沒拍到理想的大片,去了三次也不死心! 4 月23 日,預報又是個好天氣。小劉沒空,我便單槍匹馬獨闖九龍湖。

  22 日下午,我背上器材,換乘三次公交車方才抵達湯泉。入住酒店後本想泡泡温泉,但一路折騰頗覺疲憊,還是睡覺歇歇吧。

  23日的天氣較理想,老張划船也給力,船行線路、划船動作俱佳。遺憾的是雲層較厚,儘管朝霞滿天, 但朝陽卻始終沒有露臉!出來的照片仍沒達到預想中的最佳!

  有遺憾就有動力。轉眼一年過去,2015 年 4 月22 日,我和小劉五赴九龍湖!可惜還是天氣欠佳, 我們再次黯然而歸。

  有遺憾才有期盼。至今,我和小劉仍常唸叨起湯泉。魂牽夢縈中的是那山、那水、那人。既期待着能有緣邂逅那噴薄欲出的一輪朝陽,又特想再見見不厭其煩為我們划船的老張和好客的老劉,還有我那淮陰老鄉。想好了,帶上香煙老酒桂花鴨,在老劉家小聚。開懷暢飲之餘,再去泡泡那舉世聞名的泉水—— 湯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