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忘鼓樓廣場舊書攤

來源:     2020-08-06 16:19:01    

  我和鼓樓廣場舊書攤結緣,説起來緣於上世紀90 年代初。那時作為文學青年的我,出於對文學的酷愛,為了進一步深造,加強自身的文學素養,1991 年我報考了省中文專業的自學考試並在南大參加了自考輔導班。

  那時晚上去南大上課,下了公交車有一段路需要步行,來回總要經過鼓樓廣場。大概是 7 點多鐘, 便見有人在鼓樓廣場轉盤附近擺起了書攤。為了趕時間上課,我只能走馬觀花,匆匆而過。9點多上完課, 步行經過鼓樓廣場,見還沒有收攤,仍有許多人在那裏。這時我便可好好逛逛,淘淘舊書刊了。

  我不知道擺書攤的都是些什麼人,總之男女老少都有。有的是在三輪車上,架塊木板,把那些看上去封面花花綠綠的書刊擺放其上,成為流動書攤; 有的人則乾脆在地上鋪塊塑料布,把書刊隨便攤開, 擺攤人則蹲在一邊抽煙。不用説,舊書攤賣的都是些舊書了。這裏大多是過期的書刊雜誌,當然也不乏許多好的古舊書籍。雖然有的書刊舊得紙張都有些發黃,甚至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,但這裏可以和攤主隨便砍價還價,價錢特別便宜,而且有時還可以淘到自己夢寐以求的書籍,就好像發現了“新大陸”, 給人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,所以我便迷上了這裏的舊書攤。每天上完課,我總會在鼓樓廣場流連忘返, 遲遲不肯離去。在這裏只需 1元我便淘到許慎的繁體

  豎版《説文解字》,而定價卻要 5元 5角呢!其實不在於錢多少,關鍵是有時在大書店都買不到。記得老家縣城一位酷愛書法的表哥,那時曾多次寫信託我幫他求購此書,當時可以説我跑遍了南京的大小書店都沒有買到,想不到在這裏卻意外發現,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。不僅如此,我還淘到了自己喜愛的書籍, 比如張賢亮的《男人的一半是女人》,王朔的《頑主》等等。之前我從未看過他們的書,只聞其名,而在這裏花少量的錢,便可淘到自己喜愛的書。

  我不僅在這裏淘書,而且自己在這裏還擺過地攤哩。那時自己酷愛寫詩,曾有詩作收入一些詩選集中, 稿費便折成了幾十冊書籍。自己在這裏擺地攤,離家遠,且是夜晚,不容易被熟人發現,於是乎便沒了顧忌, 消除了羞怯與尷尬。説起來,這也算俺下了回海吧!

  夜晚發生在鼓樓廣場還有許多趣事。那時我在廣場經常看到一個老頭,左手提着一個裏面盛着水的塑料小桶,右手握着毛筆蘸着桶裏的清水,倒退着在廣場平坦的水泥地上寫大字。他練的是顏體楷書, 字體遒勁有力,常常吸引了許多人駐足圍觀。用老頭的話説,既省紙又省墨,而且還能鍛鍊身體,何樂而不為呢?受老頭啓發,有段時間在家裏客廳的水泥地上,我也依法模仿,磨壞了幾桿毛筆後,見字跡沒啥長進,便半途而廢,不了了之了……

  後來,鼓樓廣場經過改造,環境就更美了。草坪如茵,設置了遮陽蓬和長椅長凳,為人們提供了休閒的方便。只是,很可惜夜晚的舊書攤早已難覓蹤影……有時想起,使我充滿了懷念,我知道這也許是和我平生第一次在那裏練攤有關吧!